手游IP侵权乱象几时休?多方合作能否拯救现状

IP侵权版权方挥之不去的梦魇

实际上,IP侵权在手游行业早已不是新鲜词汇,2013年8月,金庸就要求畅游对20多家涉嫌侵权的游戏公司发出律师函。

这些公司的作品均不同程度地侵犯了金庸作品的著作权,其中包括游族网络、玩蟹科技以及触控科技等企业。

2014年,盛大游戏也针对市场上的仿传奇手游一次性发出约200份维权公函,初步索赔合计达5000万元,引起业界轰动。

而中手游也并非头名次展开大范围维权行动,去年,他们就曾先后对《火影忍者》、《航海王》等游戏进行过维权。

数据显示,2014年上半年,因侵权遭到下架的手游作品已达数百款,而进入下半年,这一数字有增无减。

IP侵权行为的泛滥,无疑给拥有版权的企业带来莫大的困扰与损失。

中国手游版权引进负责人告诉北京晨报记者,手游盗版IP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分流用户,直接造成了正版游戏的收入降低,同时,盗版游戏通过相同或类似名称搭顺风车诱导用户,使正版游戏为市场宣传投入的高额费用为他人做了嫁衣;另外,通常情况下,盗版游戏一心只求上线速度,游戏质量往往要比正版游戏低几个档次,从而造成了用户体验不佳,给正版游戏的市场美誉度及正版游戏代理公司的市场影响力带来不利影响;从更深层次的角度看,盗版手游还扰乱了游戏市场公平竞争、有序发展的良好环境。

该负责人还告诉记者,混乱的状况还会让很多优秀的CP对国内游戏市场大环境以及维权力度进行谨慎的评估,不管从人力还是物力上都会增大代理公司引进优秀作品的难度。

早在PC游戏占据主流的年代,盗版游戏就一直损害着游戏厂商的利益和优秀作品的引进力度。

相比于此,在智能手机普及的当下,手游盗版IP带来的不好的影响将会进一步放大。

利益滋生IP侵权的温床

2014年ChinaJoy期间,盛大文学旗下6部作品的手游改编版权,累计拍卖的价格达到了2800万元,其中,网络作家方想的《不败王座》更是拍出了810万的天价。

此外,以电影《神偷奶爸》剧中人物小黄人为主角的手机游戏《MinionRush》(小黄人快跑)在中国上线一个月,月收入就超过了1000万,成为gameloft赚翻钱的游戏。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另一款跑酷类游戏《爸爸去哪儿》上,这款游戏的品质并非业内好评,但在《爸爸去哪儿》节目热播期间下载成绩骄人,两天就超过一百万,收入远远超出开发者预期。

DeNA中国CEO任宜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中国手游市场产品的差异化越来越小,同类型的游戏或许有着上百家企业都在制作,在这样的环境中各家手游公司获得用户的成本越来越高。

这个时候手游产品的差异化成为各家关注的焦点,而便捷的方式就是购买一个好的IP。

其实并不难发现,当拥有一个好的IP,实际上是完成了多渠道覆盖,从电视电影视频到玩偶游戏贴图表情,消费者在各个地方都可以看到这个产品,从而产生一个很大的营销效果,而这个效果形成共振,就会覆盖掉很多传播成本,事半功倍。

在谈到为何会出现如此多的IP侵权现象时,中国手游法务部负责人表示,首先是利益驱使,手游发展迅速,单个游戏生命周期短、盈利快;其次是性价比高,盗版成本低、收益快速且显著;另外盗版的泛滥还与市场大环境有关,由于盗版取证难,且某些单独针对商标的维权效果不够显著,这就造成虽然一直在强调打击盗版,但实际效果并不好,对盗版人没有形成有效的威慑。

实际上,我们平时接触的应用商城中,侵犯IP的现象比比皆是。

像是输入关键词圣斗士,就会搜到与此相关的数款APP,而其中,侵权软件占据了大多数。

而在我们的印象中,各大应用平台作为游戏APP传播的重要入口,他们理应担负起打击盗版、维系消费者体验的责任,但为何还是会出现这样的混乱状况呢?

中国手游法务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应用平台大多作为中立方,实行通知反通知模式操作,只要盗版APP开发商提供一定的合理证据,平台方评估后,下架商品就有可能会重新上架。

目前,游戏软件著作权实行登记制度,没有就名称或源代码等作实质性的对比,所以很多盗版游戏都可以进行软著登记。

而平台作为第三方,也只能在合理范围内进行形式审查,所以开发商但凡能提供合理的权利证明,通常都可以上线。

出路市场救赎需多方合作

盗版者逐利忘义,平台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样的环境下,受到侵害的游戏厂商似乎只能进行自我救赎。

据了解,处理手游盗版IP主要有民事、行政和刑事三大部分的救济方式,其中,民事主要是正版方通过发送公司函、律师函、提起民事诉讼等形式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而行政主要指向知识产权或游戏主管部门举报盗版游戏的侵权行为,请求主管部门予以查处;刑事则指当侵权行为人的侵权行为构成刑事犯罪时,可以通过报案由人民检察院对侵权人提起公诉。

目前,大多数企业普遍采用的方式都集中于前两种。

中国手游法务部负责人表示,为手游打造一个好的发展环境,需要相关部门和企业的共同努力。

对前者而言,应该让立法更加完善,并进一步加大打击力度;同时,对于权利的登记、备案和审核也应更加严格、更加透明。

而对于CP而言,应该为代理商提供更坚实完整的权利基础,并且能够联合打击盗版。

业内专家也认为,要想改变当前手游维权难的困局,需要著作权人变更保护思路、维权方式和路径。

具体来说,首先,变单一保护为组合保护。

当前,手机游戏作品多以版权保护为主,后续新创作的手游作品,在做好版权保护的同时,应同步考虑引入专利、商标等全面保护策略。

同时,对于侵权作品的打击手段也可以更加多样化。

针对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复杂的侵犯知识产权问题,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国家版权局副局长阎晓宏在去年12月7日召开的中国移动应用安全媒体融合峰会上表态,国家版权局坚决打击恶意侵权行为,绝不手软。